减制度成本 提进口效益

ag真人

作为扩大进口的重要组成部分,降低机构成本继续受到各界的关注。 7月2日,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副司长朱熹介绍了商务部为进一步扩大进口采取的多项措施,包括降低进口环节的机构成本,继续培育一批示范国家进口贸易区促进创新。加强监管创新和服务创新等措施。

大力降低机构成本

19个行政印章,43个行政许可专门章节.广州海关于6月份将这些印章的印章电子印刷并盖章至相关系统。自7月1日起,海关行政审批在线处理平台已全面启动这些电子印章。广州海关的进出口企业可以通过登录平台办理相关业务,减少差事,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这是降低进口环节机构成本的最新例子。近年来,中国积极扩大进口,越来越重视贸易的顺畅流通和进口各方面成本的下降。随着扩大进口和“配送服务”改革的举措,降低进口环节的机构成本,公司稳步发展,企业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

“进口基本没有障碍,通关非常方便。”浙江山顺泰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善迈多年来一直从事中欧和东欧的商品进口业务。他告诉国际商业日报,该公司主要从欧洲进口红酒,小吃和化妆品。随着消费品的增加,随着政府推动进口关税下降和权力下放,公司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成本也随之下降。 “公司现在必须做的是向中国消费者推荐更好的产品。”

海关的行为和公司降低机构成本的个人经验都与党中央和国务院继续强调积极扩大进口,降低进口环节的机构成本有关。近年来,这一举措的部署已全面展开。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商务部等部门《关于扩大进口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的意见》,在该意见提出的十五条举措中,专门有一条针对“降低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扩大进出口贸易,推动出口市场多元化,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强调,要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下硬功夫打造发展软环境

降成本仍需努力

扩大进口为推动供给侧改革提供了强大动力,而降低制度性成本不仅有利于扩大进口,其本身也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在主动扩大进口时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如何影响着进口和供给侧改革?

“中央正在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这一思路应当体现在贸易,投资等各个领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具体到进口方面,需要通过改革进一步降低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打破制度藩篱,优化政策供给,深入畅通进口渠道,从而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提升进口效益,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扩大进口不是权宜之计。真正扩大进口,就需要畅通货源,货运,通关,国内流通等环节,同时降低成本。

对此,意见已经明确,降低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的措施包括多项内容:进一步规范进口非关税措施,健全完善技术性贸易措施体系;加强进口行政审批取消或下放后的监管体系建设;落实国家对企业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严格执行收费项目公示制度,清理进口环节不合理收费。

XX江苏一家进口企业的负责人透露,虽然进口越来越方便,但进口公司对政策信息和海关编码分类,信息沟通渠道不足等政策认识不足,需要额外的投入成本。促进公共服务的市场化。这有助于提高服务质量并降低业务成本。